Voodoo Ladyら

忍迹/冰帝/诹厨/xjb写段子(我的cp连xf见了都得说刚👌)日月神教大法好☀🌙

【段子】u17の日常(14)

【给孩子们的礼物·尾声】

【后台】

小金:呼——终于演完了,好开心!超前,你演得不错嘛!

越前(叹气):可算是完了。对了,部长,你们准备好了吗?

手冢(回头):不二,迹部那边没有问题吧?

不二(笑):幸村已经控制住了迹部和真田,大家都准备好了。

手冢:好,大家不要大意地上吧!

【台前】

入江(念白):从前,有一个富人的妻子应重病而死。时过境迁,富人又娶了另外一个妻子。新妻子带着她以前生的两个女儿一起来安家了。她们外表很美丽,但是内心却非常丑陋邪恶。她们到来之时,也就是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身受苦难之始。

不二(嫌弃):要这样一个没用的饭桶在厅堂里干什么?

白石(冷哼):谁想吃上面包,谁就得自己去挣得。

谦也(嫌弃):滚到厨房里做厨房女佣去吧!

入江(声情并茂:)继母的女儿们说完又脱去她漂亮的衣裳,给她换上灰色的旧外套,把她赶到厨房里去了。她被迫去干艰苦的活儿,而且还要忍受她们姐妹对她的漠视和折磨。到了晚上,她累得筋疲力尽时,连睡觉的床铺也没有,不得不睡在炉灶旁边的灰烬中,这一来她身上都沾满了灰烬,又脏,又难看,由于这个原因她们就叫她灰姑娘。有一次,父亲要到集市去。

手冢:今天我要去一趟集市,你们有什么想要的,晚些回来可以给你们带回来。

白石(兴奋):我要漂亮的衣裳!

谦也(跳):我要珍珠和钻石!

手冢(转头):你呢,我的孩子,你想要什么?

迹部(艰难):亲爱的爸爸,就把你回家路上碰着你帽子的第一根树枝折给我吧。

入江:balabala……后来她想要什么,小鸟都会给她带来。

【后台】

谦也:迹部这次没有崩诶,啊,真是不容易。

白石(担心):可是,一会就要到舞会了,迹部和真田不会又吵起来吧?

忍足:底下坐着那么多小朋友,总不会当着小朋友们吵起来吧……

大石(下场):白石,该轮到你们了。一会多注意一下那两个啊。

白石:交给我们了。(上台)

岳人(艰难):啊,为什么我要穿裙子!明明还有西装啊!

日吉(推):前辈,该我们上场了,快走吧!

【台前】

入江(念白):王子打算从这些参加舞会的姑娘中选一个作自己的新娘。灰姑娘的两个姐姐也被邀请去参加。

谦也(叉腰):还不快给我们梳好头发,擦亮鞋子,系好腰带?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迹部:……(我忍)

白石(催促):快点!我们要去参加国王举办的舞会呢!

迹部(忍):……(为什么这群笨蛋要喜欢这么奇奇怪怪的故事?!)

入江(念白):她按她们的要求给她们收拾打扮完毕后,禁不住哭了起来,因为她自己也想去参加舞会。

迹部背对着观众斜坐在台上低着头,浑身颤抖着。好气,但是必须得忍住。为什么灰姑娘那个蠢货非要哭哭啼啼的?!真是的!完全哭不出来!

【后台】

忍足:那家伙的假哭也太假了吧,仁王,你不是有借他眼药水吗?

仁王:哦,他拒绝了puri

忍足:果然是那个迹部啊……

幸村:还是有点担心啊,真田和迹部那家伙。

不二: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台前】

入江(念白):第三天,当她父亲、继母和两个姐妹走了以后,她又来到花园里。

迹部·忍无可忍·灰姑娘:啊……我最亲爱的神仙教母啊……难道我的命运就只能嫁给那个愚蠢的王子吗?

幸村·遭遇临时改剧本·教母:我最可爱的灰姑娘,你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王子吗?

迹部(艰难):事实上我很难想象为什么那个蠢货会受人欢迎。当我躲进鸽子房时,他们砸开了房门!当我躲到树上时,他们破坏环境砍掉了梨树!对于这种有暴力倾向的王子,嫁给他难道不担心以后一言不合就被打吗?

小朋友们(惊呆了):wow……

迹部(越说越气):而且他连舞都不会跳!我很怀疑他之所以一直选我跳舞只是因为被踩脚而不骂他!

小朋友们: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蠢货王子啊!

幸村·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太难了·教母:可是,灰姑娘啊,如果你不嫁给王子,你就要继续被继母和姐妹欺负了。

迹部(冷哼):同样都是女儿,那个偏心鬼老头子宁愿喜欢继母带来的她跟别人生的女儿,也不保护他的亲生女儿。除了他们是真爱以外,这还能证明什么?本大……小姐,大不了不要他们了!

幸村·石化·教母:灰姑娘……你……你冷静点!

小朋友A:我妈妈就是因为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才被气死的。他为了别人的女人,不要我,把我丢在了孤儿院,哼,我也不要他!

小朋友B:我妈妈就是被那个男人打死的!这种喜欢打人的男人,不能要!

众小朋友:灰姑娘!不要他们!不要他们!

(后台所有人都沉默了,甚至开始思考,为什么孩子们集体投票选出了《灰姑娘》这个故事。)

迹部(打响指):是的,神仙教母,所以本大小姐决定不要他们了!

众小朋友:灰姑娘加油!灰姑娘超酷!

幸村(温柔笑):那么灰姑娘,我能给你什么帮助吗?

迹部(笑):让我们遗失水晶鞋吧!等那个因为一张皮相就爱上一个人的王子找上门吧!

【后台】

谦也(担心):啊,糟糕了,接下来的台词应该怎么接呢?

白石(笑):没关系的,谦也,只要能让迹部把他想传达的东西告诉小朋友们就好了。

不二(笑):那我们就随机应变吧。

忍足(无奈):真是的,不按套路出牌啊,那家伙。不过,嘛,也只能接受了。

【台前】

入江(念白):当午夜快要来临时,她要回家了,王子又要送她回去。

真田(按原剧本走):这次我可不能让她跑掉了!

入江(笑):然而,灰姑娘还是设法从他身边溜走了。由于走得过于匆忙,她竟把左脚的水晶鞋失落在楼梯上了。王子将舞鞋拾起,第二天带着执事全城寻找能够穿上水晶鞋的女孩子。

孩子B:灰姑娘不要被王子找到啊!

孩子A:灰姑娘不要嫁给王子!

孩子们(大声):不要嫁给王子!不要嫁王子!

入江(无奈笑):灰姑娘的两个姐妹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因为她们都有一双很漂亮的脚,她们认为自己穿上那只舞鞋是毫无疑问的。

白石(拿着鞋):妈妈,这双鞋太小了!

不二(拿着刀):没关系,把大脚趾切掉!只要你当上了王后,还在乎这脚趾头干嘛,你想到哪儿去根本就不需要用脚了。

孩子C:这个妈妈对自己的女儿好残忍啊……

孩子D:其实她一点也不爱那个女儿吧!

迹部(冲过来):等等!你不能这么做!

不二(冷哼):灰姑娘,你来做什么?你是在嫉妒我的女儿即将成为王后吗?

迹部(义正言辞):宁愿牺牲掉她的脚趾,也要穿进那双不属于她的鞋子里吗?

不二(冷笑):你懂什么!(面向观众)成为王后是她最好的选择!成了王后她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要什么,只需要说出一个命令就可以得到!

迹部(冷笑):王子迟早会发现她缺少一根脚趾的!

不二(上前):那又如何?(面向观众)残忍也好,冷酷也罢,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我!这只是一个母亲为自己的女儿做出的最好的选择!

孩子E:他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

孩子B:可是,就算会幸福,这种幸福也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吧!灰姑娘又该怎么办呢?

孩子C:难道灰姑娘就该受她们欺负吗?

【后台】

真田:开始像一出给大人看的话剧了……

手冢:不二进入状态了。

幸村:王子好像成为了反派角色了。稍微有点麻烦啊。

忍足(笑):那个迹部,即使是演灰姑娘也要把灰姑娘演成灰女王吧,真是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台前】

入江(念白):王子知道自己被欺骗了,马上掉转马头,把假新娘带回她的家里。

真田(严肃):这不是真新娘,让另一个妹妹来试试这只鞋子吧。

入江(念白):执事将水晶鞋递给灰姑娘的二姐。二姐试着把鞋穿在脚上,脚前面进去了,可脚后跟太大了,就是穿不进去。

不二(拿着刀):没关系,把脚后跟切掉!只要你当上了王后,还在乎这脚后跟干嘛,你想到哪儿去根本就不需要用脚了。

迹部(冲进来):你的诡计已经被王子识破了,你还要再次重演错误吗?

不二(面向观众):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母亲的爱有多厚重!

迹部(冷笑):其实只是为了你自己吧,为了当上未来国王的岳母,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

不二(举刀):成为王后,那是她们最好的归宿!除此之外,她们再也嫁不了身份这么高贵的人!(面向谦也)来吧,我的女儿,为了成为王后,即使有所牺牲也是值得的!

谦也(犹豫):不——!请让我好好想想!

孩子们(紧张):不要听她的!不要听她的!

不二(诱惑):成为王后,你会有数不清的华丽衣服,珍贵的珠宝首饰!你还在犹豫什么,我亲爱的女儿?

谦也(看迹部):是的,母亲,失去是为了得到更多。

迹部(冷哼):你们会后悔的!(离开)

【后台】

岳人:竟然开始紧张起来了,真是可恶啊!

日吉:真不知道这出戏该怎么收尾啊……

切原:不过,这出戏真的好有意思啊,底下那些小朋友们都很专注地看着呢!

【台前】

入江(念白):王子再次发现了身边这位不是他要找的人,于是王子选择了原路返回。

真田(生气):你们是在玩弄未来的国王吗?竟然让她们假装能穿上鞋子!

手冢·为什么突然改词我好难·父亲:请您听我解释,王子殿下。这只是为了试探您是否是真心寻找鞋子的主人。

真田:难道你知道水晶鞋真正的主人在哪里?

手冢:是的,殿下。请让我的小女儿试一试吧。

入江(念白):执事献上水晶鞋,王子为了防止这家人再次作假,便让执事替灰姑娘穿上。

忍足(帮忙穿鞋):恭喜殿下,找到了鞋子真正的主人。

入江(念白):当王子把灰姑娘扶上马时,灰姑娘的继母和姐妹气得脸都发白了,眼睁睁地看着王子把她带回了王宫。但是,王子在婚礼之前叫来了他最信任的执事。(偷笑)

真田·一脸懵·王子:咳咳,听说那家人对王妃并不好,国王对王妃的身份不是很满意,你悄悄去把他们处理了吧。

忍足(欠身):是,殿下。

入江(念白):执事来到王妃家中,找到了王妃的父亲和继母。

忍足(礼貌):王子因为国王对王妃的家世很不满而想要对您二位……

不二(惊讶):啊——!这真的吗?!

忍足(点头):夫人,千真万确,在下不敢有所隐瞒。

手冢(犹豫):您告诉我们是想……?

忍足:您是王妃的父亲,如果王妃知道你们遇害,一定会很伤心。

不二(掩面而泣):是我们错了!(跑下场)

入江(念白):王子并没有怀疑执事的忠诚,很快就和灰姑娘结婚了。但是,当天晚上灰姑娘被国王叫去之后,王子就遇害了。

忍足·临时发挥·执事(笑):真是很抱歉呢,殿下。您认为为什么那家人能骗过您两次呢?这样聪慧貌美的女子,如果只是拿去配您,真是浪费了呢。

入江(笑):国王认为是王妃的姐妹怀恨在心便让执事逮捕王妃姐妹,但此时王妃出现了。

白石(哭泣):我们真的没有杀害王子!

谦也(跌坐):求求你不要逮捕我们!

忍足(笑):真是遗憾呢,在下奉了国王的命令,需要立即将二位抓捕归案。

迹部(上场):等等!

忍足(欠身):啊,王妃,您有何吩咐?

迹部(上前):放了她们吧。(别过头)

忍足(疑惑):王妃为什么要解救她们?她们可是对您大不敬过啊!

迹部(面对观众):真正想要的东西就应该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而她们,不过是受人蛊惑的笨蛋罢了。真正愚蠢的是曾经那个忍气吞声小心翼翼的我啊!不懂得争取不懂得反抗!我竟然在知道王子的坏后还嫁给了他,这是我犯下的错!请告诉国王,王子是我杀的吧!

忍足(上前):请不要这么说,王妃大人!

入江(念白):执事将真相告诉了国王,国王气急攻心,不幸去世。失去了王子和国王之后,在执事地帮助下,王妃登上了王位。

(迹部上场,舞台灯光集成一束打在他的头上,忍足单膝跪地献上王冠。)

入江(念白):女王的父亲和继母,原本追求权势不惜牺牲自己女儿,最后不得不隐姓埋名四处躲避,过起了清贫的日子。

不二(笑):虽然生活没有以前的华贵,但和你在一起却觉得比以前更快乐呢。

手冢:失去一直以来追求的权势,这大概就是对我们惩罚吧。好在,我们知道错误还不晚,上天也没有没收我们的全部。

不二(笑):接下来的日子也继续为过去犯下的错赎罪吧。

手冢(笑):和你一起。

入江(念白):女王的大姐和二姐不得不变卖了自己拥有的首饰和衣服,还给别人打工过日。

白石(笑):虽然失去了华丽的衣服,日子也过得很辛苦,可是现在我得到的一切是谁都无法从我手里夺走的东西。

谦也(笑):虽然过去因为愚蠢而犯下不少过错,可是如果能够及时悔过,重新靠自己的双手去赢得想要的东西,那也是一种很不错的事对吧!

白石&谦也(大声):靠伤害自己而获得的所谓的幸福永远都不会是真正的幸福!大家都要记住哦!

入江(念白):女王登基之后勤恳工作,带领王国所有人走向幸福。

迹部(挥手):靠别人的给予而沾沾自喜的可是不行的哦,真正想要的东西得靠自己亲手拿到才有意义!与其寄希望于嫁给王子,不如成为这个国家的king吧!

忍足(笑):说到真正想要的东西,殿下……诶!殿下!

迹部(快步下场):今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不赶紧强大起来可是不行的啊!

入江(念白):很多年后,神仙教母遇见了王子的灵魂。

幸村(笑):你后悔去寻找灰姑娘吗?

真田(一本正经):如果重来一次的话,大概会的吧。因为我就是我啊,愚蠢也好,因为相貌一见钟情也好,假如从一开始就不知道结果的话,无论重来几次都是一样的吧。

幸村:那你恨灰姑娘吗?

真田:与其说是恨灰姑娘,倒不如说恨愚蠢的自己。

幸村:看来你已经成长了。那么,你愿意去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吗?

真田:什么地方?

幸村(笑):北海道立海大网球部。

真田(愣):……好。(笑)

入江(笑):王子来到立海大网球部后刻苦训练,认真学习,很多年后他在网球技术上颇有成就。最后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网球王子。

(所有人上台谢幕)

迹部(笑):欢迎大家来听另一个世界的灰姑娘的故事。今天,灰姑娘和同伴们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小礼物,礼物们现在已经被小精灵藏在小剧场后面的树林里了,大家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得到这份礼物哦!

小女孩(大声):大哥哥,是女王哦!不是灰姑娘啦!

不二(笑):是呢,不是那个靠嫁给王子而过上幸福生活的灰姑娘,而是靠自己的努力获得幸福生活的女王呢。

迹部(咳):无论如何,大家都去寻找那份不知何处的惊喜吧!

小朋友们:是——!

————

【树林里的惊喜】

幸村:这里好像有一个,会是什么呢?(拆)诶,是波斯菊压制的书签呢。(转头)你的是什么呢,真田?

真田(思考):好像是一副水彩画,大概是一片向日葵?

幸村(疑惑):看上去像是小孩子画的呢。

小男孩(笑):我们也准备了礼物送给大哥哥们哦,可别小瞧我们了呀!

菊丸(笑):诶,真的吗?那我一定会找到你们藏好的惊喜的!

白石(举):是一个樱花许愿铃铛呢。

谦也(笑):我的是个猫爪杯,卡哇伊呢。

海堂(疑惑):这是……书法?

切原(凑近):只有副部长才会送书法这种东西吧!

忍足(疑惑):这是……假发?啊,应该是仁王藏的吧。等等,这是什么?一个……穿着裙子的迹部公仔????仁王会做这么奇怪的东西吗???

不二(拆):嗯?是茶袋吗?看上去像是手冢的口味呢。

甲斐(惊):木手竟然藏的是苦瓜仙贝吗?!

木手(笑):既然找到了,就请一口也不要浪费吧!

手冢(拆):一枚枫叶?嗯……上面还有画……是不二吗?

仁王(上前):怎么了,桦地?

桦地(蹲):迹部……少爷……不见了(QAQ)

仁王(回忆):那个娃娃?

桦地(点头):usu!usu!

忍足(藏东西):哦?你们什么东西找不到了?(盯)不拆开吗,桦地?

桦地(不情愿地拆):嗯?!少爷!

忍足(仔细看):诶,这是迹部藏的东西吗?看上去可不是他的作风啊。

桦地(quq):少爷,少爷做的。

忍足(笑):迹部亲手折的吗?看来今天桦地的运气不错呢。

仁王:这就是所谓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puri

迹部(招手):啊,桦地,过来!

桦地(quq):usu!(过去)

仁王(靠树上):看来是在你手上。

忍足(眼镜泛雾):哦?那瓶星星也是你故意让他找到的吧。

仁王(转身):哼,无聊pupina

忍足(转身):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仁王(转头):但是?

忍足(离开):桦地,承蒙你照顾了。

仁王(低头):哼。

柳生(闪现):哦?做好人好事被发现了?

仁王(离开):你们都太无聊了pupina

————

【关于话剧】

忍足:嘛,今天的话剧真是特别呢。不过,应该也不只是因为真田吧。

迹部:啊,那天晚上遇见了一个小孩子,所以就问了鬼那家伙几句。

忍足:果然是早就想好了的吧,包括入江,却瞒着大家,也不怕计划失败吗?

迹部(笑):所以入江这次是念旁白啊。

忍足:大家这是都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啊,真是狡猾呢。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呢?现在应该可以说了吧。

迹部(叹气):那群孩子里有一个被遗弃之后等了三年才被人领养。但却过了不到半年又再次被遗弃,回到了这里。那孩子的情绪很不稳定,而且这种情绪在孤儿中间得到了漫延。因为那孩子很抗拒外人,所以暂时并没有接受心理辅导,鬼才想到了办一个集体生日,给他营造一个家的感觉。

忍足:所以就采用这种大团圆式结局了吗?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啊。是想让他原谅吗?

迹部(停下):原谅?亲生父母或是养父母吗?他最该原谅的是自己吧。被遗弃一次就够了,却还要再发生第二次。被遗弃的诅咒对于那群孩子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啊。

忍足:但是……话剧的结果难道不是大家都得到救赎吗?灰姑娘的姐妹也好,继母也好,甚至是王子。这种大团圆的结局,那个孩子反而会不喜欢吧。

迹部(笑):得到救赎的前提是要自己努力啊。命运,可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行的啊!继母依靠女儿的婚姻,女儿依靠王子的选择,都是将自己的未来的主导权交到别人手里啊。如果始终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收养人身上,他怎么能不钻牛角尖。与其纠结于生父母养父母谁对谁错,只要自己过得好,难道不是最大的正确吗?更何况,被救赎是要付出代价的啊。金钱也好,权势也罢,灰姑娘的姐妹继母们他们都失去了曾经苦苦追求的一切。

忍足(笑):原来这就是灰姑娘成为女王的原因吗?但是……认真来说,这里面也有不少大人的手段吧。

迹部(幽幽):好在,小孩子只关注结局。只需要知道即使是受人欺负的灰姑娘也能变成女王就行了。

忍足(思考):不过,在现实里,灰姑娘大概会被大臣们追责吧。

迹部:哈?你这家伙在想什么呢。灰姑娘即使嫁给王子也不可能会幸福的吧。在家里连姐妹的欺负解决不了,难道还想解决皇室里的矛盾吗?嫁进皇室无非是刚出虎口又进狼窝罢了。

忍足:果然童话就是给小孩子看的吗?

迹部:当然。只有小孩子才会觉得公主与王子的故事圆满在最后那句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了。

忍足:那大人会觉得是什么呢?

迹部(思考):一笑而过的浪漫故事?

忍足:这个回答可真大人啊。

迹部(想起):对了,这个是你的吧(摸出)

忍足(接过):诶!这个吊坠的绳子不是被磨断了吗?

迹部:怎么感觉你好像很遗憾的样子?

忍足:是有点惊讶啦。难道是不小心被带进盒子里的吗?

迹部:下次稍微注意一下吧。

忍足:所以你换了绳子吗?

迹部:实际上是桦地换的。

忍足:诶,真是大人般残酷的现实呢。

迹部:你到底在胡乱期待什么啊。这种小事当然是桦地去做啊。

忍足:不过也有点罗曼蒂克的味道呢。桦地找到了你的,你找到了我的,而我找到了桦地的。

迹部:嗯?你拿到的难道不是仁王藏的假发吗?

忍足:果然你和仁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吧。

迹部:这种事不是很容易判断出来吗?你们这群家伙总是一找到什么东西都会喊出来。

忍足:偶尔也尝试一下小孩子的童话吧。

迹部:嗯?

忍足:关注结局就好。

迹部:所以,你是想说桦地有东西在你那儿吧。

忍足(笑):刚才那个吊坠算吗?

迹部:你知道大人的童话是什么吗?

忍足:哦?是什么?

迹部(笑):难得糊涂。

忍足(笑):今天真是童话般的一天啊。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