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 Ladyら

忍迹/冰帝/诹厨/xjb写段子(我的cp连xf见了都得说刚👌)日月神教大法好☀🌙

【段子】u17の日常⑺

【劳动日系列·音游梗】【上篇】

【日岳x丸慈·唧唧复唧唧】

丸井:为什么我们要来这种地方?

慈郎:诶!有小鸡诶!好开心!

日吉:因为向日前辈想要收集羽毛,所以特意和部长换的。

丸井:你们一定是被迹部那家伙骗了吧!

日吉:不过,向日前辈(指)的确挺开心的。

丸井:迹部真是太狡猾了!

慈郎:听说迹部那边是挖土豆诶。

丸井:迹部……挖土豆?

日吉:以下克上的好机会……

慈郎:好无聊,我们要做什么?孵小鸡吗?

丸井(看任务单):不,是捡鸡蛋,然后送到专门的孵化室去。

慈郎:好像很简单的样子。

日吉:但是鸡蛋这种东西不能一次性拿太多,所以一定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吧。

丸井:嗯……四个小时……600个鸡蛋???

慈郎(震惊):那得多少只鸡!

日吉(望天):我们不用孵小鸡,前辈!

慈郎(辩解):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不是每一只鸡最近都会下蛋!

丸井(面如死灰):所以……

日吉(不想说话):只能……

慈郎(面对现实):一只一只地找!

丸井:岳人那家伙跑哪儿去了?

日吉:掉进鸡窝里了。

丸井: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岳人(飞奔):救!救命啊!

日吉:嗯?发生什么事了?

岳人(喘气):那只鸡!像疯了一样追着我跑!

慈郎(震惊):不会是得了禽流感吧!

丸井(懵):禽流感不是这种症状吧?

慈郎(猜测):那……疯鸡病???

丸井(愣):哈?还有这种病???

日吉(淡定):前辈对那只鸡做了什么?

岳人(颤抖):我只是觉得它身上的羽毛好看就拔了一支。就只有一支!真的!

所有人(不想说话):……

丸井(望天):原来迹部每天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群人吗?!

岳人:啊啊啊啊啊啊!它来了!

丸井(尖叫):啊啊啊!!!不是只有一只吗!为什么后面跟着一群!

慈郎:它带了好多帮手!

日吉(摆架势):可以解决它们吗?

丸井(艰难):如果解决了它们我们会被管理员解决掉吧!

岳人(挣扎):不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会被……啊!救命啊!

日吉:前辈你不要踩人家的蛋!

丸井(震惊):为什么这里也有鸡蛋!

岳人:啊!那边也有鸡追过来了!

丸井(拽着慈郎):快!先出去再说!

日吉:前辈!你不要专门踩人家的蛋啊!

岳人:我怎么知道那里有蛋!

日吉:你不要跳那么高就可以注意到了!

岳人:可恶,你这家伙怎么跟前辈说话的!

日吉:迹部前辈才不会惹出这种麻烦!

岳人:因为他根本没有来!要不然你怎么知道他不会!

丸井:喂,你们两别吵了,赶紧走!(拽)

慈郎(大声):准备——关门!

丸井(虚脱):终于……逃出来了……

日吉(喘气):今天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

岳人(火大):你说谁是狗呢,小鸡仔!

日吉(冷漠):谁跳谁是狗。

慈郎(拉开):这事……被迹部知道了怎么办?

丸井(叹气):不可能不知道的吧。万一被真田和幸村知道我就完了。

日吉(忧伤):还有任务……

丸井(绝望):今天真是……鸡飞蛋打的一天啊!

管理员(疑惑):你们怎么不进去?

慈郎(紧张):诶?!

管理员(上前):门打不开了吗?没事!

丸井(尔康手):不要——!

日吉(一头鸡毛):完蛋了……

——

【白谦x忍迹·土豆奇兵】

忍足:诶,你怎么会在这?不是打算去另一边吗?

迹部(咬牙):啊,岳人那家伙不是很喜欢羽毛吗,所以就让他去了。

忍足(小声):其实只是不想浑身沾满鸡毛吧。

迹部:所以,你们这边是打算做什么?

忍足(指):挖土豆。分到的任务是四筐。

迹部(疑惑):筐?

谦也(走近):我说,这位大少爷恐怕从来没见过筐是什么东西吧。真的没问题吗?

迹部(下巴扬起):本大爷知道土豆长什么样子就行了。

白石&谦也:噗哈哈哈哈哈……

忍足(无奈):嘛,说的也是。毕竟我们的任务是挖土豆,而不是编竹筐。

白石(笑):还好我们带了围裙来,总不至于弄脏衣服。

迹部(os):弄脏了洗干净不就好了?

白石(递):可以吗?

迹部(若有所思):……

忍足:要帮忙吗?

迹部(冷哼):愚蠢的游戏。(转移话题)别用那种期待本大爷犯蠢的眼神看着我,冰帝的家政课本大爷也是有上过的。

忍足:说起来,家政课的老师都挺期待你能炸一次厨房的。

迹部(冷笑):让他们死心吧。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不华丽的举动!

谦也(惊讶):你们冰帝的老师可真是奇怪啊!

忍足(淡定):毕竟……她们想换一套新的设备,但学校却不给批。

迹部(冷哼):早说啊。

白石(懵):你要炸厨房?

迹部(咬牙):炸什么厨房!是换设备!

白石(点头):啊,真不愧是迹部!

迹部(叹气):真是的,一个个想要什么就直说好了。猜来猜去真是浪费时间。

忍足(眼镜漫起雾气):所以,你打算……

迹部(冷笑):哼,想得美!既然想跟本大爷打哑谜那就继续当哑巴好了。

谦也(思考):就算是棵摇钱树也得用力摇才会掉金子,对吧?

迹部(思考):摇钱树?长什么样子?

白石(想象):大概是金色的叶子,还飘着更多红彩带?

谦也(补充):树上还有很多金子!

迹部(摸下巴):好像,挺符合本大爷的美学?

谦也(思考):不过,好像也不太好?

迹部(疑惑):为什么?

谦也(笑):万一遇见贪心的人把树摇断了怎么办?

白石(思考):还是许愿树比较好吧,圣诞树!

谦也(笑):许愿星!流星!

迹部(一手叉腰一手指天):本大爷要做就做这天上永不坠落的太阳!

白石&谦也(愣):……

白石:……晚上的话,是看不见太阳的吧。

迹部: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你们能看见的月亮的光其实是借的太阳的光。月亮本身不是发光体。

白石(笑):啊,不愧是迹部啊,真是博学多才!

迹部(懵):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谦也(愣):常识难道不是土豆竹筐长什么样子吗?

迹部&谦也:啊,庶民(少爷)!

忍足(重音):原来你们还记得土豆,真是难得啊。

白石(笑):啊,抱歉,抱歉!我们需要挖多少?

忍足(指):不多,四筐而已。

谦也(震惊):这东西也能叫筐???

迹部(笑):原来,这不叫筐吗。

谦也(克制):这玩意儿要不是竹子编的都能叫它集装箱了!!

忍足:筐也好,集装箱也好,总之我们还有四个小时。

迹部:两个人一组,一组挖一组接,五十分钟一换,中间休息十分钟。

白石(点头):没问题,我和谦也先去吧。

谦也(笑):让你们见识一下大阪速浪之星的实力!

迹部(不堪回首):上次在河边已经见识过了。

谦也(痛心疾首):那只是个意外!

白石(拽):赶紧换上围裙开始吧。

迹部(无奈):连挖个土豆都这么有动力,真是精力旺盛啊。

忍足(敷衍):啊,是啊。

迹部(疑惑):嗯?

白石(招手):喂,迹部!

迹部(上前):怎么了?

白石:可以把那个东西搬过来吗?这样距离会近一些。

迹部(思考):附近有那种小篮子之类的工具吗?

谦也(疑惑):要那种东西干什么?

迹部(笑):一个装,一个换。装满了就倒进那个筐里。这样不是更方便?

白石(笑):对哦,农场管理员那里应该有。

谦也(举手):那我去拿吧,很快就回来。侑士你来接替我吧。

迹部(抢话):我来吧。

白石(担心):真的没问题吗?

迹部:哼,能有什么问题?都给本大爷瞧好了!

白石(尔康手):等等!你先把围裙穿上!对,还有袖子也要挽上!

谦也(叹气):真的没问题吗?

迹部(不耐烦):喂,还不走吗?

白石(叹气):谦也你快去快回吧。

谦也(点头):我很快就回来!(离开)

白石(耐心):铲子在那边,对,右手边。抓着植物接近土的部分,铲子从旁边斜着挖。嗯……尽量别挖碎了吧。

迹部(叹气):虽然本大爷很不想用,但事到如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吧。

白石(疑惑):用什么?

迹部(握铲子):沉醉在本大爷绝妙的挖土豆技术之下吧!迹部王国!

白石(愣):啊!真有气势啊!原来迹部王国竟然还能这么用!

迹部(笑):每一颗土豆都逃不过本大爷的眼睛!

白石(笑):哈,我也不会认输的,迹部!

忍足(眼镜反光):为什么连挖个土豆都能这么热血?

谦也(飞奔):我回来了!哇靠,你们两个做了什么?这块地都被洗劫了吗!

白石(回头):啊,没想到迹部这么干劲十足!

迹部(笑):呵,可不要小瞧了本大爷啊!

白石(招手):那么,谦也,这些土豆就交给你了!

谦也:哈?为什么我们沦为了捡土豆的下场?

忍足:土豆兄弟?

谦也(嘴角抽搐):喂,侑士,这可一点也不好笑啊!

忍足(面无表情):这土豆真圆啊。这是大O,这是(递)小o。

谦也(震惊):喂!侑士!醒醒!振作一点!

迹部抬起头顺手丢了一颗土豆过去,正中忍足怀里。

白石(拍手):命中满分!

迹部:我看你们不是土豆兄弟,是木头兄弟才对。

谦也(疑惑):木头?

迹部(冷哼):缺把火烧。

白石(思考):干柴烈火?

所有人(沉默):……

谦也(挣扎):烧了……那不就变成炭了?

所有人(沉默):……

忍足(推眼镜):还剩两个小时,交换吧。

白石(笑):原来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嘛,时间过得真快啊!

谦也:一起把这些土豆装起来吧。

白石(环视四周):诶诶诶!!!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谦也(叹气):都说了这块地快被你们两洗劫了吧!

迹部(意味深长):嘛,就算是被洗劫一空,也要身怀珍宝才行吧。

谦也(懵):什么意思?

忍足(翻译):能挖光土豆的前提是地里得长满了土豆。

白石(思考):的确如此啊。

又过了两个小时……

谦也(喘气):竟然……真的被我们装满了!

迹部(擦汗):下次特训,把他们带到农场干活好了。

忍足(一言难尽):……

白石(思考):好主意!有机会的话,冰帝和我们四天宝寺合训吧。

谦也(尔康手):喂,白石,不要就这么轻易地就决定了啊!

白石(抬头):今天过得真是充实啊!啊~Ecstasy!

——

【鸡飞蛋打的后续】

会议室里坐着四个满身鸡毛的男生,低着头等着自家部长来领人。

丸井:你们的惩罚是什么?

岳人(思考):惩罚是什么?

丸井(惊讶):你们每次惩罚都是迹部随便想的吗?

日吉:不,他说的是“惩罚”这种东西是什么。

慈郎(睡醒了):迹部他很少惩罚人的哦。

岳人(咬牙):这家伙可是天天睡觉,不参加部活迹部都不管他,只是每天让桦地把他带过来。还不是不放心他丢了。每次都连累我们去找人也不领情,真是可恶。

慈郎(摸头):诶,是嘛?不过,迹部对我们真的很好就是了。日吉天天吵着以下克上也没事对吧。换成你们队的切原早完蛋了对吧。

日吉(幽幽):忍足前辈明明可以单打,却为了配合前辈你,才被部长分配去双打的是吧。但前辈的战绩……

岳人:哈?明明就是你单打不行才被他分过来让我带你双打的吧!

丸井(叹气):迹部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慈郎:那……立海大的惩罚是什么呢?

丸井(无力):这次是四件套吧。

岳人(好奇):那是什么?

日吉(抬头):幸村部长。

丸井(绝望):完蛋了!

幸村(笑):有什么想说的吗?

丸井(挣扎):是临终遗言吗?

幸村(笑):谁知道呢,是吧,真田。

真田(抖):啊……(坐到丸井旁边)

丸井(震惊):啊!!今天连……!!

幸村(扫视一圈):具体损失情况还在清点当中,所以,还有时间。

岳人(小声):什么时间?

丸井(小声):想遗言的时间。

岳人(一言难尽):……

幸村(喝水):对了,过来的时候碰巧遇见白石了。他说今天迹部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可能要晚点过来。所以,可能要等一会了。

丸井(抬头):会审?

岳人(望天):可恶,完蛋了!

幸村(笑):听说……你们惹出来的事……让那群鸡都不敢下蛋了呢。还要专门做心理辅导呢。

丸井(震惊):不可能吧!怎么会!

幸村(歪头):啊……竟然被质疑了啊……

丸井(摆手):不不不,我绝对没有质疑部长的意思!

幸村(笑):那是?

丸井(艰难):……(扭头)啊!迹部部长!

幸村(转头):迹部。

迹部(点头):啊,幸村。(看了眼真田)呵,果然。

幸村(笑):看来又被迹部你猜中了。

迹部(笑):不过,还是幸村你棋高一招啊。

幸村:看来今天大家都过得很充实嘛。喝茶吗?(倒茶)

迹部(接过):等了很久?

幸村:也没有很久,还在等清单。这茶很不错,虽然比不上迹部你喝的茶就是了。

迹部(喝茶):如果喜欢,回头我送一些过来。

幸村(笑):那就先谢谢了。

迹部(看向真田):或许我们可以交流一下管理的心得?

幸村(若有所思):因材施教或许效果更好吧。

迹部(扶额):稍微有点失去耐心了啊。

幸村(笑):能从你嘴里听到这种话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啊。

迹部(笑):抢七是种乐趣,但也是在……

幸村(看热闹):哦?

迹部(喝茶):……

幸村(笑):刚才好像一瞬间失去了听觉呢。真是让人头疼啊,这群家伙。

迹部(点头):是啊,的确有点让人头疼啊。

幸村(看向门口):已经清点完成了吗?

忍足(点头):啊……嗯。(分发清单)

迹部(拿起):唔……呵。你们可真有本事啊。

幸村(笑):有兴趣去参观一下案发现场吗?稍微有点好奇到底是一出什么样的惨状呢。

忍足(坐下):目前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去。毕竟那群鸡……现在情绪还不太稳定,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幸村(忧伤):毕竟是它们未出世的孩子啊。

迹部(放下):有点困了。

幸村(笑):不介意的话,可以……

岳人(没忍住):不可以!

幸村(疑惑):诶,不能放到明天处理吗?

岳人(懵):哈?

迹部(按额头):真没出息啊。抱歉。让你见笑了。

幸村(笑):冰帝很少处理这样的事吧。

迹部(敷衍):啊……

岳人(突然站起来):要杀要剐给句准话吧!

幸村(感叹):你们冰帝真是直率啊。

迹部(敷衍):是吗?

丸井(小声):你们迹部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跟你们说的完全不一样?

日吉(小声):这就表示我们可能至少一个星期都没好日子过了。

丸井(小声):一个星期?

日吉(叹气):你们立海杀人不过头点地,罚完就完了。但想给迹部顺毛别说成不成,也得有人敢去啊!

丸井(惊讶):那你们以前怎么解决的?

日吉(幽幽):能顺毛的人……现在恐怕也是自身难保吧。

丸井(愣):要不……找仁王借桦地过来???

日吉(叹气):桦地在的话……都不用迹部开口,我们就先完了。

丸井(震惊):真这么严重?

慈郎(小声):立海大等级般严重!

丸井(懵):哈?这是什么鬼分类!

迹部(喝茶):聊完了吗?

慈郎(立马闭嘴):……

迹部(笑):今天连慈郎都不困了啊,本大爷倒是困得很。(偏头)有什么看法?

幸村(笑):立海大的办法是,道歉检讨挥拍跑圈。

迹部(思考):啊……好像有点用啊。冰帝有三个人啊。看来是本大爷最近对你们太纵容了。

幸村(看向丸井):决定了吗?

迹部(点头):依你们的规定来吧,毕竟要公平处理。不过……我倒还有个想法。

幸村(笑):啊,是那个吧。

迹部(喝茶):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你们要负责对受害鸡们的心理疏导工作(笑)直到它们肯下蛋为止。

丸井(懵):哈?(转头)你们部长真是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日吉(淡定):毕竟……那可是统治冰帝网球部两百人的迹部啊。

岳人(两眼一抹黑):……

慈郎(指自己):我也要去吗?

迹部(点头):立海四件套方面我会安排宍户和凤监督你们。检讨书每个人写完以后要亲手交到我这里来。至于鸡场(转头)你到底要拿着那东西多久?

忍足(淡定):啊,毕竟是纪念品。

迹部(一言难尽):既然如此,今天剩下的土豆全部送到鸡场去!

忍足(叹气):迹部。

迹部(不想说话):啊嗯?

忍足(无奈):鸡是不会吃土豆的。

幸村(看热闹):噗……抱歉抱歉。

迹部(咬牙):或许现在以前的鸡不会吃,但此刻以后的鸡,不吃也得吃!

幸村(看向真田):既然冰帝这边已经安排好了,那我们立海就派莲二和柳生负责监督吧。至于鸡场那边,就只好拜托真田了。会吃土豆的鸡啊,真想见识一下呢。

迹部(起身):那就这么决定了。

幸村(笑):不过,罚金?

迹部(笑):啊,放心。(看向那群倒霉蛋)那就用会吃土豆的鸡来抵账吧。

幸村(起身伸手):之后我会让莲二把具体安排送过来。

迹部(握手):有劳了。

所有人:天要亡我!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