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 Ladyら

忍迹/冰帝/诹厨/xjb写段子(我的cp连xf见了都得说刚👌)日月神教大法好☀🌙

【段子】u17の日常⑹

【205的作死日常】

【以下克上俱乐部的秘密行动】

⑴欢迎来到俱乐部

切原:这里是干什么的?

日吉:就是以后辈的身份请前辈交出领导权。

财前:真谦虚啊,这种说法。

海堂:果然是冰帝的人,一股迹部的风格,嘶。

日吉:面对手冢,你不会不敢吧,毒蛇。

海堂:别小看我!

财前:别吵!第一件事要干什么?

日吉:作为俱乐部的一员,我们要牢记这个信念,所以请将这几个字默写十遍吧!

财前:哈?

海堂:你在耍我吗?

切原:哼,这有什么难的!看我的!

财前(艰难):这是什么?

日吉(努力):汉……汉字?

海堂(低气压):我看你们是真的耍我吧?!

切原(怒):喂!你们那都是一副什么鬼表情?

财前(拿过来):一下课丧?已下可上?衣下可伤?乙吓科尚?

日吉(克制):写错就算了,为什么每个都不一样!!!

海堂:你这个样子,你们立海大的副部长知道吗?

切原(怂):啊啊啊啊啊啊!有话好说!千万别告诉副部长!

日吉(艰难):你,退部吧!

切原(懵):诶诶诶!!!!不要啊!

——

⑵挑战部长权威的第一步

财前:要从哪里开始呢?

日吉:就从不配合开始吧。

海堂:不配合?

切原:就是他让你往东你就往西就好了!

海堂:这就是你迷路的原因?

切原:喂!你故意找茬是吧!

财前:打住!

日吉:等等!要不……你们来比赛吧?

海堂:为什么我要跟这小子比?

财前(领悟):你们两刚才不是不服气嘛。那就来比一场吧!

切原:说吧,比什么!

日吉:比谁不服从的次数多。

财前:谁输了就要答应对方做一件事,无条件服从的那种。

日吉(接话):你们,该不会不敢打这个赌吧?

切原:╯^╰哼,赌就赌,你就等着认输吧毒蛇!等你输了我就让你去鬼屋一日游!

海堂(低气压):谁输还不一定呢!你要是输了就去201把幸村的花偷去喂212那只蜥蜴!

切原:啊啊啊啊啊啊!毒蛇,你可真是一条杀人不眨眼的毒蛇!我一定不会输的!

海堂:等着瞧吧切原!你输定了!

——

⑶部长大作战

【四天篇】

白石:啊!小金又不见了!大家赶紧去找人吧!

众人:好!

财前:不要。

白石(疑惑):诶,为什么?

小春(嘤嘤):财前君,嘤嘤嘤,对不起!虽然都是后辈,但大家总是会因为你太可靠了而忽略你的感受,啊——真是太对不起了!

谦也:诶!是这样的吗!作为前辈竟然忽略掉后辈的感受,真是过分啊!对不起财前!

白石:作为部长竟然没有照顾好队员的感受。啊!财前君,请接受我的道歉吧!

财前(惊慌失措):诶诶诶!!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春:请不要这么说,我知道,这都是财前君你的温柔!其实……你也一直想得到前辈的关注对吧!所以才整天闷闷不乐……

财前(打断):我才没有什么闷闷不乐这种事!不是说好去找那家伙吗!

白石(笑):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找小金吧!然后回来就去财前最喜欢的那家店吃饭吧!

众人(高兴):好!

财前(小声):这都是一群什么笨蛋前辈啊……

【立海大篇】

丸井(疑惑):今天真田的心情好到有些反常啊。

柳生:不过,可以确定不是仁王假扮的。

仁王:puri~

真田:今天的训练任务,挥拍5000次,跑圈20……

切原:我拒绝!

丸井(泡泡破了):哇哦,要反抗了吗?

真田(严肃):为什么?

切原:凭什么部长就可以不用参加训练。

仁王:有好戏看了puri~

柳生:完蛋了……

幸村(忧伤):真抱歉啊,赤也。输了比赛的部长,日常还不参加训练……咳咳。

真田(紧张):幸村!

丸井(提醒):昨天晚上幸村突然发烧把真田吓了个半死。201没有一个人敢睡。(重音)包括不二周助哦~

切原(立马怂):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部长,我不该说那些话!我错了!我!我马上就去练习!加倍!

真田(冒黑气):啊,切原,好大的胆子啊!

幸村(笑):因为我耽误了大家的训练,真的很过意不去啊。

丸井(紧张):不不不,一点也没耽误!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切原(飞奔):我会好好训练的!副部长!

真田(追):接受铁拳制裁吧!切原!

幸村(笑):看到大家都在努力的样子,真好啊。

【青学篇】

海堂:部长,请和我比赛一场吧!

手冢(写东西):为什么?

海堂:上一次输给了您,我很不甘心,之后也有好好的练习,所以请和我比赛吧,部长!

手冢(冷漠):我拒绝。

海堂(懵):为什么?

手冢:你还需要领悟,海堂。

海堂:我到底还差在哪里?

手冢:如果一次比赛你领悟不到我所想要表达的东西,第二次的结果也是一样的。海堂,你需要好好想想。

海堂:无论是在山上,还是回来之后,我都有思考。请相信我吧,部长!跟我比赛一次!

亚久津:喂,你们有完没完啊!要比赛就滚出去比啊,这里是图书馆,吵什么吵啊!

千石:啊,手冢,抱歉,抱歉!

海堂:你说谁吵啊!这里你最吵好吧!

亚久津:你想打一架吗?!

千石:诶诶诶!冷静,冷静点!

手冢(震惊):喂,千石!你没事吧!

亚久津:我看你就是想打架是吧!

海堂:怕你呀!

手冢(怒):你们全体给我绕图书馆跑20圈!

【冰帝篇】

日吉:今天部长怎么没在?

凤:好像和高中生前辈有什么事吧。

宍户:哈,你这家伙真是一天不追着迹部以下克上就不舒服啊。真是逊毙了。

日吉(冷漠):不,今天不是以下克上。

岳人(惊讶):哈?小鸡仔今天竟然不以下克上了吗???该不会是脑袋坏掉了吧,这家伙!

忍足(若有所思):对了,有人看见慈郎了吗?

宍户:那家伙,一定又是在哪里睡着了吧。

凤: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还是赶紧找到芥川前辈比较好吧。

岳人:下雨?啊……下雨天真是让人厌烦啊。

忍足:嘛,大家还是去找人吧。一会迹部回来问起来,恐怕没法交代了。

日吉(欣喜):前辈们去吧,我想留下来练习。

岳人:果然那家伙今天脑子不正常。

宍户:随他去吧,反正越智前辈也好,迹部那家伙也好,总之,冰帝的部长没一个正常的。

凤:真的没关系吗?

宍户:喂,长太郎,随他去吧。我们走。

凤:好的4413( ๑ŏ ﹏ ŏ๑ )

日吉:前辈不走吗?

忍足:啊,突然想起件事。在这里,是等不到那家伙的。

日吉:……

忍足:嘛,好好练习吧。(离开)

日吉(皱眉):今天好像有点出师不利啊……

忍足(打电话):啊,迹部,稍微有点事。

迹部(疑惑):慈郎又找不到了?啊,那家伙真是让人不省心。

忍足(若有所思):这次是日吉。

迹部:日吉?和青学那家伙打起来了吗?没给冰帝丢人吧?

忍足(望天):喂喂,日吉今天只是状态不太好。嘛,特别是听说你不在的时候。

迹部(疑惑):哈?本大爷就那么一会不在这群家伙就没有动力了吗?一个个的再这么下去还得了?

忍足(敷衍):是啊是啊。

迹部(顿了一下):对了,上次你说的那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书,刚才刚好看到了。

忍足(愣):你在图书馆吗?

迹部:啊,对。稍微……等一下。

忍足(疑惑):怎么了?

迹部(惊讶):手冢好像遇到点……麻烦?

忍足(转身往图书馆方向):真难得啊,手冢也会遇到麻烦。

迹部(笑):啊,是啊。嘛,看样子明年胜利的一定是冰帝了。

忍足:不过,下一任的部长现在脑子有点不太清醒啊。

迹部(大笑):放心吧,日吉那家伙再怎么说也是本大爷选上的人!

忍足(挥手):借两把伞吧,听说今天会下雨。

迹部:没关系,雨后会有彩虹。

忍足:那可不一定啊,就酱(挂电话)

迹部(收手机):啊,抠门的大阪人。

忍足(淡定):接受这个现实吧。

迹部(递书):说吧,怎么回事。

忍足(翻书):日吉拒绝找慈郎。

迹部(思考):拒绝?以下克上的新玩法?

忍足:或许吧,今天连以下克上都拒绝了。

迹部(疑惑):看来今天的确病得不轻。

忍足:大概是得了一种“今天迹部不在”的病吧。

迹部(思考):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嗯?真田?

忍足(抬头):还有幸村?

幸村(回头):啊,抱歉啊,让你们见笑了。

忍足(疑惑):出什么事了吗?

幸村(笑):切原那孩子,稍微有点放肆了呢。

真田(抖):切原!再加20圈!

切原(哭):副部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幸村(看):要下雨了吗?

忍足:啊,天气预报是这么说的。

幸村(笑):呐,赤也,要下雨了哦。

切原(😭):我错了部长!!!

迹部(若有所思):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幸村(点头):好,再见。

忍足:还要去吗?

迹部(笑):哼,果然不出本大爷所料。

忍足(感叹):真闹腾啊。

迹部(思考):不过那家伙要是真不以下克上了,反而有点无聊了。是吧,忍足。

忍足:部长的乐趣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迹部:啊……稍微给本大爷变可爱点啊,日吉。

忍足(小声):又来了,果然是部长的乐趣。

迹部(转弯):哦,在这里。说吧,日吉,找本大爷什么事。

日吉(为难):……也……没什么事。

迹部(面色难看):喂,本大爷的时间可不是给你浪费的!既然没事,那就自主训练去吧。

日吉:我拒绝。

迹部(笑):你说什么?

日吉(坚持):我拒绝。

迹部(上前):喂,日吉,只要本大爷还在冰帝一天,这里就没有你说话的份,你要明白这一点。

日吉(咬牙):我拒绝,迹部部长!

迹部(若有所思):哈哈哈哈哈,多大点事,本大爷准了!

日吉(懵):哈?

迹部(笑):听清楚了!本大爷准你拒绝了!

日吉(愣):喂,喂!迹部!这不对吧!

迹部:本大爷说准了就是准了,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日吉(挣扎):这……!

忍足(伸手):啊,下雨了。

迹部(望天):嘛,日吉,走也好留也好,想干什么也好,本大爷都准了。只有一点你要给本大爷记好了。不准给我丢了冰帝的人!

日吉(懵):是!

忍足(丢伞):别忘了还给图书馆。(离开)

日吉(看伞):总感觉哪里有些奇怪???

忍足(撑伞):真是难得。

迹部(无奈):搞得跟什么告白大作战一样。拒绝,拒绝,拒绝个什么鬼?

忍足(笑):啊,迹部被拒绝了啊。

迹部(咬牙):日吉那小子要是敢给本大爷输了,非收拾他一顿不可!

忍足(思考):不如送去立海大?

迹部(疑惑):哈?我冰帝的人,他立海大还敢管?

忍足:最迟不过明天就该被发现了吧。

迹部(叹气):一群愚蠢的家伙。

——

⑷部长会议

白石(叹气):果然是因为对他们还不够好吧。

幸村(笑):果然是因为对他们太好了吧。

手冢(冷漠):果然是因为太闲了。

迹部(无聊):果然是因为太蠢了。

白石(笑):啊,财前君的第一份检讨,我会好好收藏的。

幸村:赤也那孩子的汉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言难尽啊。

手冢:只是一份检讨完全不能让人接受。

幸村(思考):是啊,每次都是检讨却没有任何长进。啊,迹部,你有什么想法。

迹部(喝茶):啊,有一个问题还没有解决。

白石(疑惑):还有什么问题?

迹部(笑):最后到底是谁赢了。

手冢(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幸村(艰难):按理说……应该是日吉?

白石(思考):难道赌注不是切原和海堂之间的?

幸村(恍若未闻):啊……立海大竟然输了吗?

门外忽然响起一阵躁动,真田的声音响如雷震。

真田:参加这种奇奇怪怪的比赛就算了,竟然还敢输!真是太松懈了,切原!

切原(逃跑):副部长!!这次真的不怪我!!

迹部(喝茶):啊……一群愚蠢的家伙。

——

最后,以下克上俱乐部的第一次秘密行动,以失败告终……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