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 Ladyら

忍迹/冰帝/诹厨/xjb写段子(我的cp连xf见了都得说刚👌)日月神教大法好☀🌙

【段子】u17の日常⑸

【u17的某一天日常】

——

【迹部的抱怨】(舞台剧&公式书梗)

入江:昨天的电影如何?

迹部:没想到……是部动漫电影……回去之后我又看了两遍实在想不出忍足那家伙是从哪里看出浪漫这几个字的。

入江:你们两去看了浪漫电影?

迹部:啊……原本是这么以为的。之前监督问大家新年愿望的时候,忍足那家伙说“今年无论如何也要跟迹部去看一场浪漫的电影”。真是个奇怪的愿望啊,对吧。每次问卷问大家想要什么的时候那家伙总是填“秘密”,这次倒是改成了“已经没有了。”果然是这个奇怪的愿望吧。

入江: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到底是什么电影呢?

迹部(艰难):冰雪奇缘……

入江(疑惑):哈……浪漫?

迹部:而且那家伙还一直碎碎念“果然冰雪和女王是最搭的对吧balabala”。还把女主角从头到脚夸了一遍,旁边的小女孩看他的眼神仿佛看见一个痴汉。好在这只是部动漫电影。

入江(笑):的确如此。

迹部(疑惑):哈?

入江:冰雪和女王难道不是很配吗?

迹部:话虽然这么说,但问题是,这部电影到底浪漫在哪里?而且以那家伙的文青脑子,浪漫不应该是大团圆式爱情吗?

入江:对了,我记得你说准备好回礼了,也是浪漫电影吗?

迹部:不是,是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少年天才莫扎特的作品,爱情故事,大团圆式结局。不过,以现在的状况,还是不必了。

入江:诶,这场歌剧的票很难得吧。

迹部(思考):还是换成美女与野兽这样的比较好吧?艾玛沃特森应该挺适合他。

入江(说不出话):……

迹部:不过,既然你对这场歌剧这么感兴趣……下周二晚有时间吗?

入江(看热闹):当然,错过这场演出的人一定会后悔的。

迹部(疑惑):后悔?虽然都是有名的艺术家,但是错过了一次也不见得值得后悔吧。不过,那就说好了,周二见。

入江(小声):文艺青年要对冰雪女王打直球才有用啊,真是两个可爱的孩子……

——

【205日常】部长不在家的日子

日吉:啊……前辈们真是太不靠谱了!

财前:是啊,为什么总是要刻意做一些奇奇怪怪地举动呢?

切原:哈,你们学校的都不太正常吧。果然我们立海大是没有死角的啊!

日吉:是吗?迹部从来不会罚我们挥拍8000次。

财前:白石从来不会铁拳制裁。

切原:诶,你们!幸村部长也从不会喊出“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和“啊~Ecstasy~”这种话!

日吉:但他会说“最近有些担心那孩子呢,真田”。

财前:“最近有点闹过头了哦”。

切原:喂,日吉,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要不是你缠着迹部比赛,我至于被副部长盯上吗!

日吉:啊,没办法啊。以下克上是冰帝的传统啊。

财前:传统?

日吉:是啊,迹部部长定下来的规矩。嘛,当年他进校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干掉了网球部所有的前辈,所以初一就当上了部长。所以,这是冰帝的传统啊。

财前:你们立海大也是这样的吧?比如什么立海三巨头,也是初一就开始名声大噪的吧。

切原:啊?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诶。不过,我们立海大可是十五年关东大赛冠军,全国两连冠,当然很厉害了!

海堂:然后,输给了青学。

所有人(沉默):……

(短信铃声)

日吉:啊——芥川前辈又不知道睡到哪里去了。(出门)

财前:啊——小金又失踪了……(出门)

切原: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又要挥拍!副部长饶命啊!!(抓狂)

海堂(淡定):嘶——吵吵闹闹的家伙终于安静了。(看手机)乾学长?嗯?训练?新版惩罚乾汁???!

——

【201】部长日常会议

幸村(疑惑):嗯?迹部怎么没来?

忍足(怨念):和入江前辈出去了,其他人去找失踪的慈郎了,至于桦地……嘛,总要有人来凑人头。

幸村(笑):原来是这样。总之大家都到齐了……

木手:等等,为什么会混进来一个奇怪的家伙?

观月:你在说谁奇怪?!

白石:观月桑,按理说应该是经理吧?

观月(指):这家伙甚至连经理都不是!

忍足(眼镜起雾):啊,没办法的事啊,谁让冰帝没有副部长也没有经理呢……不过,有迹部在也不需要那些拿着虚职的人存在吧。

幸村(控场):总之大家都到齐了,现在正式开会吧。

白石:说起来,这次的主题是什么?后辈的管理问题?

幸村:的确是个问题,切原那孩子最近过于活泼了。

白石:啊,小金也是。抱歉啊,手冢,小金老是缠着越前比赛,给你们添麻烦了。

手冢:言重了,比赛交流也让越前成长了不少。

幸村:比嘉和冰帝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困扰诶。

木手:啊,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顿苦瓜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

白石:苦瓜?对身体很不错啊。

木手:既强身健体,又能管理队员。苦瓜,你值得拥有。

手冢:啊,青学有乾汁,或许更管用一些。

木手(艰难):还是留着你们青学慢慢喝吧。

幸村(思考):乾汁的话,立海大也有柳汁呢,下次可以试试看。

白石:感觉话题变得危险起来了。说起来,冰帝呢?冰帝应该很难管理吧,经常有队员挑战迹部的事情发生啊。

忍足:嘛,这也是管理方式之一吧。所有人都瞄准第一的位置,大家都很有动力啊。

幸村:的确很有冰帝的风格啊,上次迹部也很享受这样的乐趣吧。

木手:这样的话,迹部一旦离开就管不住那群家伙了吧。

忍足:偶尔也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不过,既然精力太过旺盛了那就找点事给他们做好了。

手冢:传说中的冰帝的团建吗?

白石:团建?

忍足:啊,的确是那个。

木手:是什么冒险活动吗?

忍足:冒险?准确来说,也算不上吧。慈郎总是会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睡着。所以经常会通知大家去找人。

白石:说起来,我们也经常去找小金。嘛,一旦找起人来大家就会忘记之前的矛盾。的确是个好方法啊。

幸村:这样说来,立海大也是。切原偶尔也会走丢,然后麻烦大家找人。但是,大家的记忆力都太好了,以至于,最后都拿切原出气了呢。不过,也的确解决了不少问题。

白石:切原那孩子在立海大长大真不容易啊。

忍足(闪光):偶尔也想把那群家伙送到立海去锻炼一下啊。

木手:这种事我们比嘉就不参与了吧。

手冢:青学……还是喝乾汁吧。

白石:还是乾汁更恐怖一些吧,手冢!

幸村(笑):不二就挺喜欢喝的。

木手:不二啊,果然是个让人看不透的男人啊。

幸村(笑):诶,圣鲁道夫好像一直没有发言呢。

观月:呵,本来这次来就是收集各校的情报的。

木手(冷笑):啊,大意了。

幸村(对视):原来是这样的吗……

忍足(接受信息,推眼镜):所以还是要……

木手(起身):丢出去才合适啊。

观月(惊慌):啊!喂!

幸村(笑):这里是部长会议哦。

——

【操场】操不完心的毛利

毛利:月光桑啊,真的没问题吗?好歹也是同校的后辈诶!

月光:没兴趣。

毛利:不过,你们冰帝的后辈真厉害啊。当然,我们立海的人也不会输!

月光:是。

毛利:嗯???

月光:立海的人的确……很厉害。

毛利:(◦˙▽˙◦)你们冰帝也是诶,后生可畏啊!

月光:还行。

毛利:不过,他和入江走得那么近真的没问题吗?那孩子会被骗得还帮他数钱吧?

月光:大概吧。

毛利:仁王那家伙现在的幻影不知道能不能骗过入江。

月光:能吧。

毛利:你究竟是哪个学校的????

月光:我毕业了。

毛利:⊙ω⊙诶,对哦。

月光:所以,很客观。

毛利: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感觉到客观啊???你们冰帝的部长对后辈都是这种风格吗?

月光:嗯,传统。

毛利:真不容易啊,月光桑。当初我在立海大的时候也是balabala……

月光:有机会的话,很想看看后辈的实力啊。

毛利:Σ(ŎдŎ|||)ノノ月光桑!你不要想不开!那可是三巨头!!!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