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 Ladyら

忍迹/冰帝/诹厨/xjb写段子(我的cp连xf见了都得说刚👌)日月神教大法好☀🌙

【段子】u17の日常⑷

【问卷调查】(漫画&公式书&舞台剧&动画梗)

Q:真田什么时候才会不崩人设?

迹部:关东大会期间吧?因为幸村住院所以担起了立海大的责任。不过,貌似幸村回来之后就变得很奇怪了。听说是因为幸村要求他们打什么快乐网球?

Q: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迹部:啊,慈郎去立海大找丸井那家伙的时候碰巧撞见的。之后慈郎还做了一晚上噩梦,第二天参加部活的时候死活拽着桦地的衣服才敢补觉。能把那家伙吓成这个样子,本大爷也想见识一下啊。

——

Q:迹部什么时候才不会中二病(小学鸡)?

忍足:这个问题桦地让我代答。据桦地十几年以来的经历来说,大概是不太可能了。不过,我倒不觉得他现在这样有什么问题。这也是自信的一种表现吧,恰好他也有足够的实力让他能够这么做。假如有一天他敛起锋芒的话,大概反而会让大家觉得不习惯吧。嘛,实在很难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夺去太阳的光芒。

——

Q:听说仁王的变装以及可以完全变换成女人和动物了,不过,真的可以完美到不被人识破吗?

柳生:的确,仁王君的技术越来越完美了。不过,作为搭档,仁王君的破绽还是逃不过在下的眼睛呢。

Q:为什么会想要长假发和圆框眼镜呢?是想要变装成谁吗?

柳生:啊,这个。因为上次仁王拐走了迹部的桦地,而且直到现在桦地都没有回去。嘛,所以也想试试看变装成忍足君会怎么样。迹部+忍足+桦地,任何人都不会识破的组合对吧。

——

Q:钓鱼那天还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幸村:有趣的事,吗?好像的确有吧。那天晚上迹部让餐厅的厨师做了很多菜。

不二:是啊,因为吃不完所以通知了其他人一起吃呢。

幸村:不过,莲二自从和乾在一起之后就开始变得奇怪了一点。

不二:是吗?我倒是觉得那晚的柳汁要比乾汁好喝呢。

幸村:真不愧是不二啊。昨天真田喝下去之前还特意求我灭掉味觉呢。

不二:然后你拒绝了。

幸村:嘛,道歉的话,还是要有诚意才可以啊。毕竟昨天真田给手冢添麻烦了。

不二:说起来,白石和谦也醒了吗?

幸村:大概还没有吧。说起来,不二的特制料理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两位啊。

不二:可惜迹部没有尝到,毕竟能吃到这么多鱼也有他不少的功劳呢。

幸村:他好像是和忍足去图书馆还书了吧。昨天遇到忍足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据说迹部在图书馆遇见了入江,两个人聊了两个小时哈姆雷特,最后一时兴起去了小剧场。

不二:小剧场?

幸村:是啊,忍足带着小提琴顺便拉了凤长太郎去弹钢琴。入江叫上了德川和种岛,一群人忙活了一晚上。

不二:啊,怪不得冰帝的宍户亮第二天找迹部单挑了一场。

幸村:他们学校的日吉若好像在场外围观看兴奋了,嚷嚷着要以下克上,缠着迹部比赛。不过,大概这就是冰帝的风格吧。

不二:你们队的切原貌似跟他一个宿舍吧。

幸村:啊,好像是。稍微有点不放心啊。还是让真田注意一下那孩子吧。

——

Q:亚久津什么时候才不选择用暴力解决问题呢?

千石:亚久津那家伙其实很好说话啦。昨天拜托他帮我还书他也有去哦。之前和木手那次也是,只要好好说,他也是会听的。

Q:其中有没有是因为幸运加成呢?

千石:幸运?当然也会有一点啦。毕竟我可是“幸运千石”啊。但是,一定要归咎于这个的话对那家伙就不太公平啦。毕竟他只是个不懂得怎么表达温柔的笨蛋。连太一送护身符的时候都能把青学和立海大的后辈们吓得够呛呢。

——

Q:对于部长的突发奇想你有什么看法?

宍户亮:哈?是那天晚上的事吧?迹部那家伙三天两头就会来一次这种事。非要说有什么看法的话,那就是逊毙了!不过,忍足说的也没毛病。事到如今大家也都习惯了他那种作风。但是入江前辈竟然也带着人跟迹部胡闹也太逊了吧!长太郎第二天一直打瞌睡,啊,真是逊毙了。没有那个体力就不要跟着胡闹嘛。迹部那种体力狂魔,一折腾就是几个小时,谁能吃得消啊!

Q:所以你就去挑战迹部了?

宍户亮:当然,这就是冰帝解决问题的方式。如果有不服那就去打败他吧。

Q:输给迹部觉得遗憾吗?

宍户亮:遗憾?确实有点不服气吧。不过输给他不算什么丢脸的事就是了,毕竟那可是迹部啊。但是,下次他再这么折腾长太郎的话,我还会跟他打上一场的,绝不会输!

Q:听说后来日吉也挑战了迹部,这又是为什么呢?

宍户亮:日吉挑战迹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毕竟那家伙在小学的时候就为了打倒迹部而决定加入网球部。不过,一直没成功就是了,真是逊毙了啊。

Q: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信息的呢?

宍户亮:啊——迹部加入网球部的那天,和忍足比赛的时候长太郎和日吉刚好放学看到了。听说日吉那天还有算盘课,因为看比赛导致迟到了还被老师请了家长。所以说,日吉那家伙真是逊毙了啊!

——

Q:最近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手冢:安安静静地钓一次鱼。

Q:对于上次发生的事,你有什么想法呢?

手冢:太大意了,竟然会被袭击到。

Q:对真田和迹部你想说什么?

手冢:下次再吵架请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吧。

Q:他们不会打起来吗?

手冢:打,起来吗?作为冰帝的部长,立海大的副部长,能做出这种事……(思考)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忍足和幸村应该会解决吧。

Q:幸村想问对于真田的道歉你接受吗?

手冢:真田……辛苦了。

Q:对于白石和谦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手冢:希望白石在201生活愉快。至于谦也,在追求速度的同时也稍微注意一下平衡吧。

——

Q:最近过得怎么样?

谦也:关东这地方真是恐怖啊!亏侑士那家伙当初还说来到东京太好了。明明上一个电话还跟我抱怨坐错地铁而且没有好吃的章鱼烧。果然那家伙的话真是一个字都不能信!

Q:上次的钓鱼活动感觉如何?

白石:没想到私底下迹部和真田会是这样……明明在球场上就很正经的样子。

谦也:关东人就是狡猾啊,是吧!连侑士这个关西人去了关东之后都变得狡猾了!

白石:不过,他待在冰帝真的没问题吗?

谦也:反正……也吃不了亏吧?

白石:但是,听说那天晚上他被迹部拉去拉了两个小时的小提琴……

谦也:那侑士的小提琴老师应该感谢迹部了。不过,比起侑士,白石,你住在201真的没问题吗?

白石:反正……也死不了?

谦也:……

——

Q:白石什么时候才不是食物链最底层?

千岁:嘛,大概是威胁小金要解绷带的时候吧。不过,绷带之下到底是什么呢?稍微有点好奇啊。

——

Q:手冢什么时候会消失呢?

不二:当不该出现的镜头出现的时候就会消失哦。

Q:听说上次钓鱼的时候拍到了很多不错的照片?

不二:是的,不过都送给大家留作纪念了。毕竟这样的活动很难得呢。

Q:大概是什么样的照片呢?

不二:都是些很有趣的照片呢。不过,忍足拿到其中一张好像不太喜欢,一直碎碎念着“太近了,太近了”这样的话呢。真是难得一见的样子。不过我倒是很喜欢那种构图,把剑拔弩张的气氛表现得很好。对了,我有把忍足那个表情拍下来送给迹部哦,然后收到了最新款的限量版相机,真不愧是迹部啊。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