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 Ladyら

忍迹/冰帝/诹厨/xjb写段子(我的cp连xf见了都得说刚👌)日月神教大法好☀🌙

迹部·游戏bug·景吾上线√
p2迹部吐槽忍足“对字太多”以及“宍户,我心情很好,可以算对”23333
(ps:4413解释“热”的时候扩展为厚的,热的,烫的,莫名觉得像开车(我错了))
p3强行“我懂了”并解读的忍足上线√
忍足:god是神明吧,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好的,我懂了,God=迹部√】

艹我特么大半夜笑死
性感忍足在线双标√
mc忍足、岳人
答题迹部桦地
忍足;迹部一开口我就想给满分
4413:?????
mc迹部、忍足
4413企图拽住忍足告桦地的状
忍足(溜)我回去问问,我说了不算
迹部(护短):宍户,倒扣分
由于忍迹异口同声,忍足没忍住吐槽,于是迹部(害羞?)反吐槽:你好烦(2333)并且后续报复回来了。
岳人4413受罚
迹部:惩罚是……你两没什么色气……忍足。
忍足:干嘛。
迹部:给他两展示一些性感的东西。
忍足:性感什么的,我不是……(试图上手求饶)
迹部(看好戏):你不是性感担当吗?
于是忍足做了个飞吻,做完没绷住,一推眼镜就指着迹部走回去了。
【冰四忍足真的是很爱上手2333】
【土:你主动我们就能有结果】
【冰四一定能看成电影szd√】

【忍迹】隐形副部的自我修养


作为一名标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迹部一直以来都对普通家庭的生活抱有一丝好奇,只是可惜,在英国的时候大家家境都不错,用不着自己下厨,而来日本之后冰帝其他人通常都是来白金汉宫蹭饭,所以始终没有机会体验一番庶民的生活日常。

忍足知道迹部这个秘密是偶然听到女生们课间聊八卦,感叹迹部壕无人性到手机没电就让人买新的手机。忍足默默在心里吐槽,那家伙不会是不知道手机可以充电这种事吧???但是,就算这样,管家和仆人也会说的吧?

他原本对那些传闻也是不信的,只当是大少爷没有金钱观念就爱买买买罢了。直到有一次加训,慈郎饿得前胸贴后背,两眼泪汪汪地看着宍户和岳人,看得他们没办法,只好背着迹部偷偷溜出训练场给慈郎买回了面包和泡面。

当然,事情很快就败露了。宍户刚撕开杯面盖子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啊嗯?”

三人只好老实交代了,不过宍户顺带还十分义正言辞地替慈郎抗议了一把。

迹部双手环胸乜了一眼“犯罪现场”的主角——泡面,嘴角微微抽搐用一种很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宍户和岳人:“就算是这样,你们也用不着虐待慈郎吧,这东西也能吃?”

在场的庶民们:我觉得受到了冒犯……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岳人,如果不是天花板限制了他的行动,大概他会气得一蹦三尺高。

“可恶,这可是现在卖得最火的泡面!今天就剩下这一桶了!我和宍户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迹部听到这话不禁陷入了深思:本大爷明明升级了餐厅难道还亏着他们让这群家伙沦落到吃这种东西的地步了吗?

站在迹部身侧的忍足不忍心看着还在等他发话泡面的慈郎,忍不住提醒了迹部一声。

迹部无奈地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算是妥协了:“下不为例,去吧。”

于是慈郎欢天喜地地抱着泡面嘴里大声喊着迹部万岁。只是国一的迹部此时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巨大的问号,这玩意怎么吃?干啃吗?旁边的是蘸酱吗???

忍足这才信了那些有的没的的传闻,这位大少爷在家有管家和仆人照顾,在外有桦地随时待命,想来恐怕一点正常人的生活常识都没有。

此时的迹部如同林黛玉进贾府似的一言不发地暗中观察着慈郎宍户三人的一举一动,也就没注意到身侧的忍足早已压弯了眉毛一脸怜爱地盯着自己看。

如果迹部知道此时忍足心里想的是豪门恩怨、血腥商战自己被绑票等一系如同还珠格格里小燕子在棋馆被虐待的不可描述的场面,他大概会毫不犹豫让桦地把那桶泡面扣在忍足脑袋上。

万幸的是,迹部现在完全被一脸幸福地吃着泡面的慈郎吸引住了目光,内心开始动摇要不要让米凯尔也买一桶回来试试?

忍足自然是没有错过迹部内心的这一丝动摇,于是便越发地像个老母亲般怜爱起来。

俗话说得好,如果你觉得一个男人强,没事,说明他值得追随;如果你觉得一个男人弱,没事,优胜劣汰最多有能力顺手帮一把;如果你觉得一个男人又强又弱,没事,就是你完了而已。

后来忍足回想起怎么跟迹部关系突然突飞猛进,好像就是从这件事开始的,还后知后觉地送了一箱泡面给慈郎气得岳人三天没理他。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一夜之间觉醒了妈粉属性的忍足从此就戴上一些令人……的滤镜。

当女生们闪着星星眼说不愧是迹部大人的时候,宍户在吐槽那本来就是会长/部长该做的,而忍足却说“什么啊,那还真是辛苦啊。”

宍户:????

当部员们都在激情打call的时候,岳人在不满地抱怨“迹部那家伙真是会抢风头”,而忍足却说“嘛,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吧,毕竟是那个迹部啊。”

岳人:????

当部活时给谦也打电话被训的时候,谦也一头雾水地在电话那边追问“侑士,刚才那个人是谁啊?!”,而忍足却说“先就这样吧。”然后挂断了电话。

谦也:????

一开始迹部也没有注意到这些,毕竟他直来直去霸道惯了,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直到有一天中午,泷照常向他汇报众人的事时提了一嘴忍足安慰了上午被他训过的一个学生会干部。迹部这才察觉不对味起来。

虽说当初在球场上比过一次,他忍足侑士的确够格当他的队友和助手,但现在……这个人好像有些越界了。

在冰帝这个从幼儿园到大学直升且圈子固化严重的地方,他自知自己是个天降夺权的程咬金,必定会被本土势力的地头蛇盯上。所以他才去掉了副部长副会长这样的职位,提拔了同样作为本土势力一员但却游走于圈子之外的泷做会计,同时提拔同样是外来户的忍足当秘书,顺便还把刺头二人组给拆了,牢牢地将权力握在自己手中。于公是为网球部战力考虑,于私他绝不允许自己在冰帝成王的道路上有任何拦路石。

或许与忍足对战之后他有和这群人一同拿下全国冠军的心,但他从小接受的弱肉强食的教育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地产生动摇。

迹部让泷回去休息,自己在学生会室摆起了西洋棋。

作为迹部财团的接班人,他深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若是那家伙真有野心在背后反插一刀……

迹部翘着腿左手托着下巴盯着右手握着的白色王棋陷入了沉思。

忍足自然是不知道迹部心里这些弯弯绕的,只是在送资料的时候察觉到迹部今天状态不对,但他也没开口问,公事公办地交代完了转身回班上就去泷那里套情报。

在连着坐了好几天冷板凳后,忍足结合泷的情报在沙龙里封闭内心绞尽脑汁想了一下午,终于悟了。

随即便是一身冷汗,以那位的性格,开学头一天就是挑战前辈打压同辈的作风,再晚点他还能有命?

于是忍足开启了表忠心(划掉)认真工作之路,对外坚决支持迹部一人独大政【】策反复给对方洗脑冰帝没有副部长这个事实以及合理性,并且永远保持着身侧后方一步之遥的距离,对内传达部长指令并保证能落到实处顺便悄悄替部长收拾烂摊子。

一来二去,迹部也没发现什么忍足图谋不轨的蛛丝马迹,反而对这家伙始终维持着一种不近不远的距离感到相当舒服。

终于,在一个午后,迹部将那枚白色的王棋放到了黑色的一方。

那时的忍足不会预料到,今天自己所做的一切为以后代替“生病”的桦地去神奈川开会去做commentary以及替北园寿叶解围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久而久之,隐形副部和狗头军师的形象在关东各校众人心中越发地挺拔起来。

虽然忍足的秘书职位在桦地升入初中后就自动移交了。但迹部没开口辞退他,他也乐得轻松。

所以才有了后来他带着奇怪的眼镜故意找迹部吐槽那段对话。

“怎么了,忍足?真难得啊,你竟然也会来学生会室。”

“偶尔也要来说些闲话啦。”

嘛,虽然还是会长大人的秘书,却一点也不干活呢。

解除了信任危机后的忍足意外地发现了迹部偶尔也会露出一本正经却天真的表情吐槽。

站在忍足面前的不再是财团继承人、学生会会长和网球部部长,而是一个努力、高傲、好面子却又天真、柔软、爱炸毛的十四岁男孩子。

迹部永远对新奇的事物感到好奇但同时又保持着克制,就像小猫儿在窝里探着脑袋观察着。作为一名合格的铲屎官(划)狗头军师,忍足热衷于递话给台阶偶尔也和其他人一起起哄怂恿迹部尝试新事物。

一开始是开会路上堵车,嫌调直升机太高调,忍足提议干脆体验一天庶民生活坐电车吧。迹部很给面子地只是嘲了两句就听从了忍足的建议,然后果不其然在买票的时候将毫无生活常识的大少爷属性暴露无遗。

忍足下意识有些担心他会不自在,便主动去帮忙买了票。迹部倒没觉得有什么丢脸的,一路跟在忍足身后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掏钱买票进站。

虽然还没到用纸巾擦电车座椅的程度,但忍足想,如果迹部真这么做了他也不会觉得太惊讶。

但迹部依旧没说话,直接坐下了。

忍足忽然觉得有些危险,莫非这家伙紧张了???

正想着怎么找话题,迹部这时开口了:“你平时都是这么来学校的吗?”

忍足点头:“是啊,今天运气不错,这班车人不多。”

迹部皱眉:“平时人很多吗?”

“有时候会挤不上车,只好等下一班。”

迹部了然地点头:“哼,怪不得你最近会迟到。”

就在忍足以为他下一句会是早起警告或是“顺路接送”什么的时候,迹部却止住话题了。

忍足便也没放在心上,直到隔天早上五点半就接到了迹部的夺命连环call,被撂下一句“迟到加训20圈”就挂断了电话,吓得忍足瞌睡顿时醒了一大半。

后来是在国外团建的时候,桦地生病了,虽然只是个小感冒但还是被迹部勒令卧床休息。于是采购的事就落到了迹部和忍足身上。迹部本来是想打电话派人送食材来,却被忍足以冬天要多运动多呼吸新鲜空气为由给拐到了市里的超市。

忍足本以为自己英语不错对外沟通没问题,却没想到出门就碰了个钉子。傲娇的法国人就算听得懂英语也始终要装作听不懂不会说的样子跟你一本正经地讲法语,还要嫌弃外国人不会说法语。饶是好脾气的忍足也忍不住皱眉。

那头虽然看得懂食品包装上的外文却不知道买什么迹部在左等人不来右等人不来有些生气地直接杀过去了。在得知忍足的遭遇后,迹部皱着眉打算投诉店员却被忍足拦下了只好压着火气用法语沟通解决了问题。

“要是本大爷不来,你还要忍下去?”

忍足弯了弯嘴角说:“你要是不来,我还不能过去找你搬救兵?”

迹部哼了一声,骂了句算你小子还有脑子就不提了,转头跟大爷似的一手插在裤兜一手拿着个玻璃瓶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疑惑:这什么东西?

忍足对着前后的反差没忍住笑出了声,惹得在迹部超市里炸了毛,还放狠话要让他一个人去结账。忍足好说歹说地哄了好一阵,最后赔了盒哈根达斯才作罢。

出了超市,忍足和迹部提着大包小包坐在广场的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话吃着哈根达斯,忽然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又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在异国的街头笑得像个傻子。

再往后,团建打保龄球,学校活动上故意联合捉弄宍户逼他借出诗集;私底下忍足会带迹部去夏日祭吃苹果糖和章鱼烧,迹部会吐槽忍足用封闭内心捞金鱼,偶尔学校里流行的游戏忍足觉得有趣也会邀请迹部一起玩,迹部也会在和桦地尝试街头网球场的乐趣之后拉着忍足玩一把。

或许是国一信任危机留下的后遗症,他们在外人眼里总是若即若离,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迹部是照例不在乎外人评价的,忍足也觉得没必要多费口舌,于是这种相处模式就一直维持到了国三。

全国大赛的时候对阵桃城被手冢吐槽扑克脸,训练营的时候被岳人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逗得侑士扑克脸破功。每每这个时候在暗中观察的迹部总是一头雾水,那家伙什么时候扑克脸过???

手冢&岳人:你们这种脑电波+字母缩写交流的人闭嘴好嘛!

忍足和迹部在公与私之间向来平衡得很好,但有些改变却是在他们无意识的时候就发生了,细究起来,大概是忍足打败桃城突破心魔时径直走到迹部旁坐下并被欣慰地轻拍手臂时的举动,又或许是远征组名单公布冰帝只有迹部一人入选那天,要是再往前数或许还有公布冰帝入选时迹部的笑容,以及那个玫瑰色的月夜,但这些都没有世界杯表演赛那次给忍足带来的心灵震撼更大,让他忍不住几次提笔却欲言又止最后只留下了那么一句赛后留言。

虽然世界杯期间两人偶有交流,但却从不提表演赛后他毅然离队又归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后来去观战英国队比赛,赛后遇到了口无遮拦的雷欧说漏了嘴,忍足才得知迹部与澳大利亚队的恩恩怨怨。

被人踹下海,这种事忍足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迹部的身上。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以受这么大的委屈……

告别了雷欧,忍足一路沉默,倒是迹部一脸坦荡似乎根本没把当初那件事放在心上。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

“嗯?有什么话就直说。”

忍足默了一瞬停下脚步,言辞恳切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抱歉,我来晚了。”

迹部有些被他突如其来的直白吓到了,转身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说:“既然加入了国家队那就好好干。”

再后来,两个人终于能捅破那层若有若无的窗户纸走到了一起。迹部最近有些心烦意乱,看什么都不顺眼,虽然很不想小孩子任性般将失眠甩锅给床不好,但他还是丢下了自己床和忍足挤一堆,让忍足跟着自己一起烦。

忍足好脾气地耐心哄着,想起当初在白金汉宫团建时偶然发现了当初迹部为了适应日本的生活而保留了英国时的房间布局。想起房间里的那只玩偶熊还有桦地悄悄透露的小时候的秘密,忍足忽然兴致勃勃地拉着迹部讲童话故事,并且毫无意外地收到了迹部的冷哼。

只是,还没等忍足讲完,就发现迹部已经睡着了。

忍足弯了弯嘴角,替他掖好被子,私心地在额上落下一吻。

“好梦,我的豌豆公主。”
——
嗐,本来12号有个脑洞就写了一半,结果肝rb排名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字没动……

清剧情的时候想起了番外里4413说阿土睡不惯宿舍的床于是就有了这个xjb乱打的……

本来只是个忍迹谈恋爱被忍足邀请去家里吃饭,结果家人医院有事,顺便就留宿的短故事,没想到变成这么长……我太难了
——

嗯???二喜也会国际象棋吗??
柳生阿土你值得拥有啊!
等等,让我理一理关系……
阿土跟狐狸关系不错(打双打)
小狼和绅士关系不错(下棋)
所以这三对一起下棋可以聊的话题意外的多????

这首歌打了13次才拿到full combo也是绝了
我特么连永远和螺旋都没打那么多次
quq不过我喜欢这首歌,四天太欢乐了
不过抽卡就不要老捅四天窝了,哭泣

【放课后王子】
狼爷的危险想法23333
以及慈郎传说hhhhh

【存档】古早官图

【存档】图源网络,侵删

这才第一天……
第一那姐妹是怎么做到这样绝对断层的????这特么得磕多少体力道具

补档(随时会挂)
xjb写的(之前挂过一次了)